The PDF server is offline. Please try after sometime.

在新兴市场的主权债务中,多边担保债务的比重越来越大,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多边机构日益愿意安排担保产品,与直接贷款相比,这为多边机构和主权债务人都能带来资产负债表优势。重要的是,已经证明了这可以成功将私人资本配置到公共开发领域。多边信用保证定义灵活,任何主权债务原则上都可以办理保证或投保,从贷款、债券、掉期和衍生品到长期购电承诺。大型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对于多边担保交易有着相当大的偏好,这得益于开发银行的AAA级信用支持以及环境、社会和声誉认可。主要的多边机构包括非洲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美洲开发银行、伊斯兰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

 

随着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主权债务减免问题近期开始抢眼,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未偿还的多边和双边债务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20年3月25日正式要求官方债权人考虑符合国际开发协会资格要求的国家提出的暂停偿债要求。2020年4月9日,包括瑞士信贷前任首席执行官Tidjane Thiam在内的一些知名非洲人士号召在两年内暂停偿还欠付私人领域的所有外债,包括非洲主权国家发行的1150亿美元的欧元债券下的本金和利息。但是,多边担保债务构成截然不同的一类混合债务,既不是简单的多边债务,也不是商业债务。

 暂停还是延期偿付?这个重要吗?

Thiam先生尽力把他的提议称为“暂停”而不是“延期偿付”,是为了避免负面含义,而且可能便于在情形允许时继续进入资本市场。延期偿付通常是由主权债务人强加的,而不是由债权人约定的,但在此背景下实际的区别似乎非常有限。 

在此背景下,主权机构或国有企业发行并且由商业银行作为在册贷款人持有的多边担保债务情况如何呢?具体来说,如果仅仅是部分信用保证,剩余部分保证由贷款人自己持有或者办理了政治风险保险或者其他商业信用保障,情形会是什么样呢?在当前的气候下,面临多边信用支持提供者与商业贷款行之间有可能存在分歧的权益和激励,寻求债务延期的主权机构必须要找到正确的应对方法。这种交互作用非常复杂,我们在下文从法律和文件起草方面列出一些注意事项。

需要多层同意

如果一个主权机构希望免除一笔由多边机构保证或承保的债务,未经多边保证人事先明确书面批准,商业贷款行通常不能同意延期。多边批准必须根据相关保证文件的条款来取得,不能从公开的政策声明或新闻稿中推定。如果未能按照保证文件的条款取得信用支持提供者的同意,有可能造成信用支持失效。同样,不能因为多边机构愿意出具这样的同意而推定商业贷款行也同意,因此主权机构应该尽早向多边信用支持提供方提出请求。

延长宽限期

在许多情况下,在发生支付违约之后并且在可以依据保证文件发出支付通知之前,多边保证可以向主权机构提供很长的宽限或纠正期。这样做的目的是保护多边机构“最后贷款人”的角色并且向主权机构提供解决信用和现金流问题的时间。但是,如果超过指定门槛的金额到期未偿还,则可能无法阻止在主权机构的其他外债文件下触发交叉违约或类似的后果。  

优先债权人地位和同等债权

如果商业贷款人在多边保证下发出支付通知而且收到了款项,贷款人需要注意多边机构对于保证债务所享有的代位追偿权以及与其他未偿还商业债务的关系——尤其是当多边机构主张优先债权人地位或者被主权机构授予优先债权人地位时,不论是事实上还是法律上的。多边担保人的优先债权人地位有可能推翻同等地位并且使被担保贷款人在非保证债务方面处于从属地位。 

部分信用保证中的分开表决

在部分信用保证中,如果多边保证人和商业政治风险保险公司的指示存在冲突,贷款人需要认真考虑贷款文件下能不能进行分开表决。如果不存在分开表决条件,需要分析贷款协议的条款并且考虑其他解决方案。 

部分还款时的分配顺位

贷款行需要认真考虑部分还款时的分配顺位,同时需要认真考虑的还有,如果商业贷款行直接收回部分款项,那么在保证款项之外,多边保证人没有保证的款项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收回。

银团交易中的主张机制 

贷款行需要认真考虑各自对于多边保证文件提出权利主张的资格,以及权利主张是否可以独自提出、与他人集体提出还是通过代理提出。在重组谈判中,这一点可能具有特别的重要性。

信息披露义务

贷款行需要考虑对多边机构承担的持续信息披露义务,尤其是当他们掌握主权信用事件的相关信息时。多边机构会向被担保债权人施加信息披露义务,需要认真设定以避免对保证造成不利影响。 

债务购买和转让权

不少多边保证文件授予多边机构购买担保贷款人全部债务的权利(而非义务),包括该机构未保证的款项。如果融资中的各利害关系方不能够对于债务豁免或延期达成一致,多边机构可以考虑行使购买权。同样,持有异议的商业贷款行可能必须以面值向多边机构或主权机构选定的其他贷款行转让债务。转让的条款,包括当前贷款行对于转让之前行为承担的相关责任,需要认真谈判并落实到文件中。

多边保证文件日益呈现出复杂性和定制性,并且是大量谈判和争论的结果。对于被担保贷款人,确保债务可持续性是决定向主权债务人授予债务免除或延期的关键因素。尽管如此,在评估债务豁免请求时,需要考虑多边保证文件的潜在复杂性,其复杂性有可能以不易觉察的方式发挥作用。主权机构需要理解多边保证所创设的三方谈判机制以及多方同意要求。对于得到了专业法律意见的贷款行来说,只有充分理解了他们在保证文件下的固有权利,才会同意免除债务。

作者:Tom Longmuir, James Coiley, Rehana Box, Yann Alix,均为亚司特的合伙人

 

Key Contacts

We bring together lawyers of the highest calibre with the technical knowledge, industry experience and regional know-how to provide the incisive advice our clients need.

Load More

Keep up to date

Sign up to receive the latest legal developments, insights and news from Ashurst.  By signing up, you agree to receive commercial messages from us.  You may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Sign up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is not intended to be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all developments in the law and practice, or to cover all aspects of those referred to.
Readers should take legal advice before applying it to specific issues or transactions.

Get Started
WORLD MAP
  • REGION
  • OFFICE

        Login

        Forgot password? Please contact your relationship manager to find out more about our client portal.
        Ashurst Loader